企业治理模式与国家经济未来

发表时间:2017-07-04  来源:吴飞飞  浏览量:1430

导语:2017年3月19日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上发言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三大结构性的失衡: 一是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二是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失衡,存在着资金脱实向虚的现象;三是房地产和实体经济的失衡。”简而言之,实体经济萧条应当算是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所面临的最大病灶。如何振兴实体经济,则成为当前国人所普遍关注的热门话题。搞活实体经济,是一个极具战略性、宏观性、复杂性的顶层设计命题,非文笔所能驾驭。然而,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在本文中笔者尝试结合自身从事企业法研究与实务工作的些许浅见,谈谈企业治理模式对一国经济未来的影响,以求教方家。

《国际先驱导报》上发表的《“德国模式”在西方成一枝独秀》一文里有这么一句话曾引起笔者的注意:“美国最喧嚣的,可以说是纽约证券交易所里大声叫嚷着的交易员;而德国则是工厂里机器发出的整齐有序的金属沙沙声。这是美国与德国经济的两副不同面孔。”美国,全球经济霸主、全球金融金字塔的最顶端;德国,全球制造业的最高地、实体经济的典范。而美德两国宏观经济特色的形成则与其经年累月所沿袭下来的企业治理模式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一)由于话题涉及振兴实体经济,因此本文先从实体经济最发达的德国谈起。德国企业治理模式有三大特点,而这三大特点深深地影响着德国的整体经济形式。

1.社会民主风气与德意志民族精神共同造就的企业治理“共决制”。

德国属于多党制,联邦议院中的两大政党为社会民主党和基督教民主联盟,其中社会民主党为德国第一大政党,而社会民主党则是工人阶级政党。因此,整个德国,社会民主风气极强,工人阶级在德国整个政权结构中占据极高的政治地位。而德意志民族本身具有非常强烈的团体主义精神,因此现代意义上的法人制度产生于《德国民法典》而非《法国民法典》。工人阶级地位高与崇尚团体主义精神这两大特质,融汇到德国企业治理模式中就体现为企业治理的“共决制”,即员工、工会在德国企业治理中具有极大的话语权。“共决制”企业治理模式则对德国经济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1)员工尤其是高级技工在企业治理中拥有话语权,决定了德国企业治理的质量导向、技术导向特色。所以,在德国制造业企业中,企业更关心的是如何制造出技术精良、经久耐用的产品而非怎样快速地赚取利润。所以在德国这块并不大的土壤上才会产生出奔驰、宝马等等这些灿若星辰的国际品牌。

(2)员工话语权大,股东的话语权就会受限。经济学界曾一度认为,“共决制”中股东话语权的衰微,严重制约了德国企业参与全球经济市场尤其是全球资本市场的能力。此言非虚,正是因为“共决制”,德国的资本证券市场一直不发达。然而,硬币的另一面确是,不发达的资本证券市场极大地增强了德国抵御全球经济危机尤其是金融危机的能力。因此,德国经济能够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一枝独秀。

(3)劳动者的工薪阶层特性,又进一步影响了德国制造业的偏重。即德国更偏重传统制造业,产品贵乎为平民所用。如德国大众设立的初衷便是“让每个德国家庭都拥有一辆轿车”。因此,在全球奢侈品榜单中,德国并不突出。

2.家族企业是德国企业的主流形态。

在德国,95%的企业都是家族企业,如我们熟知的宝马、奔驰两大公司的很大部分股权都控制在神秘低调的匡特家族手中。家族企业同一般企业相比,更注重企业声誉、更乐于追求长远目标而不会轻易为短期利益所动、更具文化价值内涵。家族企业如此,以家族企业为主流形态的德国企业亦是如此。因此,德国企业才能更具匠人精神,德国制造业才能睥睨全球。

3.银行而非资本市场才是企业的主要融资渠道。

德国没有发达的资本市场,企业融资主要依赖银行。资本市场主要是股权融资,而银行则主要是债权融资,两者的区别可以用以解读德国企业的部分特性。倚重债权融资的德国企业,偿还借款的压力和银行的监督作用,使得德国企业较为保守,较少投机行为。这同日本企业有相通之处,银行在日本企业治理中拥有非常大的话语权,在企业经营出现问题时可以掌控企业控制权,因此日本企业在经营上较为保守,如日本汽车之所以注重经济适用性,就是因为汽车制造企业要把市场风险降低到最小限度,以免因企业经营不善而导致控制权旁落。

(二)作为全球经济霸主的美国,其企业治理模式又有何特点,这些特点对美国经济霸主地位的形成又有何贡献呢?

1.崇尚自由主义的美国文化,造就了美国企业治理的股东中心主义导向,进而产生出发达的资本市场。

美国1776年才诞生,没有历史文化负担,它开始便是启蒙时代的产物,所以启蒙思想家所推崇的自由主义精神得以像基因一样生根于美国人的文化心理意识之中。崇尚自由主义的美国文化,延伸到企业治理中,就体现为企业治理的股东中心主义。因为,在企业内部的所有成员中,只有股东是最自由的,货币选票加用脚投票,来去自如。所以,美国企业治理模式始终是以股东利益为导向的。向往自由的股东,又对美国公司法提出了自由主义的要求,于是美国各州间持续不断地展开公司法的“朝底竞争”,美国资本市场则成为对自由主义充满向往的投资者心中的天堂,这就进一步造就了美国全球最发达的资本市场和全球金融霸主地位。

2.美国发达的资本市场和较低的资本市场准入门槛,意味着新兴企业、成长型企业的资本获取能力更强,正因如此,美国在新兴产业领域、高新技术领域总能先人一步占领先机。

3.资本市场的扩张性特点,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美国企业极好在全球范围内谋求扩张。

资本的天性就是扩张,只有扩张资本才能够实现它的价值创造功能。美国发达的资本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美国企业的扩张天性,因此美国拥有全球最多的巨无霸企业,全球500强企业榜单中美国屡居榜首。

4.以股东为中心,员工的地位相对就低,所以在美国传统制造业领域并无太多技术优势。

在高科技产品领域,美国的优势自不待言。然而,在传统制造业领域,美国并不太多技术优势,美国传统制造业生产出来的产品甚至总给人粗枝大叶、不重细节的印象。笔者揣测,这与美国企业治理的股东中心主义导向应当具有一定相关性。

企业治理的德国模式、美国模式,大相径庭,却各自对其本国经济发展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并各自创造出了耀眼的经济数据。可见,最优企业治理模式,有章法而无定式。近十余年来,美国企业治理模式及其公司法一骑绝尘,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场公司法的“唯美主义”演进趋势,中国公司法理论与实务界亦对美国模式推崇备至。然而,在实体经济一片萧条的今天,我们不得不重思,中国企业治理在当下到底应当学习美国模式还是德国模式?

答案并非非此即彼,在中国企业的成功典范中,我们有以员工为核心的华为、有拒绝资本市场紧握家族控制权的老干妈、也有拥抱美国资本市场的新型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等等。这些成功的企业典范亦是各美其美,无一定式。企业是国民经济的细胞,企业强则国家强。治理模式决定企业未来,处在中国深度转型期风口的中国企业家,你的企业最适合哪种治理模式呢?段和段律师重庆办公室期待与您共商最优企业治理模式、振兴中国经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