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那些事”(三) —主张方式和期限

发表时间:2017-05-05  来源:杜家勤  浏览量:4178

现行《合同法》第286条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规定,虽然已经施行17年有余,但市场主体甚至律师/法务人员在实践中仍存有诸多争论、误解。笔者根据法律及相关规定,结合执业实践,以“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那些事”为题,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对应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范围/权利人界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权利范围、主张方式和期限、行使障碍及解决等方面,进行了检索和研究,以飨读者。

一、法律的规定

《合同法》第286条关于该优先权主张方式的规定:经催告后的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的,可以协议折价或申请法院拍卖方式。

《合同法》第286条关于该优先权主张期限的规定:经催告合理期限届满后。

二、裁判机构的意见 

1.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        

(1)主张方式   

《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适用法律的复函( 2007)执他字第 11 号》规定: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是一种法定优先权,无需当事人另外予以明示。

(2)主张期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

《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2011)》(法办[2011]442号)第26条:非因承包人的原因,建设工程未能在约定期间内竣工,承包人依据合同法第286条规定享有的优先受偿权不受影响;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计算;建设工程合同未约定竣工日期,或者由于发包人的原因,合同解除或终止履行时已经超出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的,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期限自合同解除或终止履行之日起计算。第27 条:当事人以《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14条第(二)、(三)项规定的竣工日期作为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期间起算点的,不予支持。

《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适用法律的复函( 2007)执他字第 11 号》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的批复》第四条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依据该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且为不变期间,不存在中止、中断、延长的情形。

2.部分地方高级人民法院的意见

(1)《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2008年12月21日生效)第19条规定 “建设工程已经竣工的,承包人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自建设工程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建设工程未竣工的,承包人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自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起六个月。”

(2)《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审判工作中如何适用<合同法>第286条的指导意见》(粤高法发[2004]2 号)第10条规定“……建设工程竣工之日与建设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不一致的,以日期在后的为准。”

(3)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中处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有关问题的解答》第 1 条便规定:若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则实际停工之日为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间的起算点。

三、分析意见      

1.关于协议折价   

《合同法》第286条规定,承包人可与发包人以协议折价并对折价的对应款项享有优先权,现实中存有优先权已经司法确认后协议折价,以及优先权和折价均系双方以协议方式两种情形。对于后一种情形,无论在程序还是实体方面,承包人均需严格对照法律和对应司法解释的规定予以把握,同时还需留存充分的证据,防范因对发包人享有债权的第三人提出请求而被撤销的风险,以及在知悉有被撤销情形后采取补正措施,但因期限原因而失权的风险。

2.关于申请人民法院拍卖

《合同法》第286条规定,承包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拍卖并对拍卖所得对应款项享有优先权。如前文所言,该权利有别于担保物权,一不是所有的到期应付工程价款均享有优先权,二是该权利没有具有公示效能的权利凭证。因此,法院实施拍卖前需要有一个司法确认行为,此种确认在现行法律框架下,除非破产程序中债权确认外,应该经过实体审理,不宜纳入执行程序。

3.关于行使期限

      在《合同法》第286条对该权利行使期限没有作出规定的情形下,裁判机构采用行使期限为6个月的规则,并且作出该期限为不变期限,以及以工程竣工或约定竣工或停工或解除之日起算等规定。

裁判机构执行的规则既不符合《立法法》有关人民法院作出应用法律解释的规定,实务中也会造成有悖公平。

首先,市场主体有权约定在工程竣工后6个月支付全部或部分工程款,按该规则此部分工程款将丧失优先权。

其次,发包人迟延支付的进度款,依照该规则,承包人只能在竣工或解除或停建/缓建后,才能行使优先权。

再次,工程结算在竣工6个月后才完成(非承包人原因导致),遵照该规则,对应付未付工程款,承包人无权主张优先权。

此外,在起算时点确认方面,受发包人与承包人产生工程竣工时点(存有合同标准、行政管理标准)争议解决,以及提前解约/工程停建/缓建的责任归属争议解决的影响,可能发生因发包人与第三方交易而形成优于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权利,损害了承包人的权益。

综上,笔者认为,该权利行使期限按照既有法律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即可,对于法律赋予承包人此项优先权,可能与第三方和发包人进行交易形成的权利的协调方面,可从物权优先以及设定优先权次序规则的角度作出安排。